文章正文

跑者的心脏更健康

by: 赵小钊 2013/9/4 11:49:47

原标题:A Runner's Heart is Safer Than Most 

翻译自《Canadian Running》2012年5-6月刊
原作者:Paul Gains

22000名跑者参加了2011年秋季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马拉松赛(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 Marathon),但是,第二天各大报纸媒体却把目光集中在了一个不幸的人身上,标题充斥着《跑者之死使Mungana4夺冠军蒙上阴影》(Runner’s death overshadows Mungana’s 4th Toronto Marathon Win,载National Post)或是更简短震撼的《马拉松跑死人》(Man Dies in Marathon,载Toronto Sun)死者是家住多伦多,看起开健康情况良好的27岁金融规划师Kale Garner。他倒在了半程终点线前几百米处,尽管一旁的医生立即对他进行了心肺紧急复苏等急救,然后又被紧急送往附近的ST.Michael医院,但依然无力回天。

Kale Garner确实是死于跑步吗?如果是这样,谁会是下一个?只要大型赛事中出现死亡事件,类似的问题总会被一再提及。但是,问题的答案是,我们应当去从数据统计的角度来客观的思考此类问题—尽管这对死者的亲友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一项发表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医学类SCI杂志,2012年影响力因子为51.658)上的新研究表明,跑步依然是一项安全的运动,而且是避免心脏疾病的最佳方式(Cardiac Arrest During Long-Distance Running,该文章提供在线全文阅读)。

参与此项研究的Aaron Baggish医生来自波士顿的麻省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他说:“统计数据依然支持几十年来的观点:跑步有利于心脏建康。体育锻炼,特别是跑步,可以减少心脏乃至其他疾病导致的死亡。但是,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体把“人咬狗”事件作为吸引眼球噱头,只突出跑步比赛死亡的风险,从而误导了读者。为了更准确的说明马拉松比赛中猝死现象,Baggish与同事们整理了美国从2000-2010年期间的所有半程和全程马拉松共计约1090万人次参赛者的数据。结果是,其中共有59里心脏病发作,其中42人死亡。死亡率大约是1:259000,这甚至比一些日常活动还要低。

但是,每一例死亡都值得关注。研究人员又访问了幸存者和死者的近亲属,还分析了跑者们的医疗记录,试图得出更精确的结论。他们发现了两个不同的分组。那些在跑步中经历过心脏病的人,大多是本来就有心血管方面问题的老年男性,比如动脉狭窄之类的,而且在发病后接受过了心肺紧急复苏才得以生还。而死者多为Kale Garner一样,具有先天的心肌肥大或心壁肥厚等问题的青年男性。这些潜在的因素,导致了许多被坊间热议的跑步死亡事件。比较典型性的有:Powerbar的创始人、加拿大马拉松跑者Brian Maxwell跑步猝死—他他的心瓣膜不正常,并计划进行手术治疗。2007年,美国精英跑者Ryan Shay在参加奥运测试赛时身亡—被查出心脏肥大。对于这些案例,即使他们不去跑步,其他因素也会导致疾病发作。

其实,Baggish医生的研究结论并不难理解。ST.Michael医院的心脏病医生、心脏病与中风基金会的发言人Beth Abramson说:“马拉松到底还是安全的。死者以本身就具有潜在心脏疾病的中年男性居多,但即使这样,风险还是很低的。我建议跑者们参加大赛前都做个有关的医疗检查,看看自己有没有潜在的健康风险。”

这里,传达了一个对于将跑完马拉松作为目标的初跑者至关重要的信息。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马拉松赛的负责人Alan Brookes说:“许多人把马拉松作为愿望清单上的选项,现在,许多人把完成多伦多、纽约、东京等地的马拉松大赛当做人生体验,这与多年前大汗淋漓的跑上10公里就回家已经不一样了。现在,每公里都有里程牌,完成比赛还有奖牌、纪念衫、等纪念品,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著名自行车运动员)、奥普拉(Oprah,美国著名主持人)、凯蒂·赫尔姆斯(Katie Holmes,美国女演员)等众多名人也开始跑步了。”

你也许认为,越来越多的初跑者一上来就参加全程马拉松,是导致猝死事故的重要因素。但是,距离真的不那么关键。Brookes说:“我组织赛事已经有30年的经验了,大约有过6次死人事件。其中3个人死于5公里,但是全程马拉松还没有死过。”

与其他大赛类似,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马拉松赛也为有意首次参赛者以及希望通过团队训练达到某一成绩的跑者提供为期4-5个月的训练项目。事实上,Brookes也声称,马拉松跑者为了参赛所做的的准备往往更充分。他记得听说过这么件事,某甲去跑10公里比赛,遇到友人某乙。一个人说:“原来你也跑步呀。我还真不知道呢”,另一个人回答:“我还不知道你也在跑步呢,但是我们办公室人人都跑,所以我也得去跑。”

大型赛事的沿途通常设有救助点,但是,救助点之间总是有距离的,而有时,这一距离就成了生死关键。Brookes说“如果有人出现健康问题,那么最‘恰当’的地点是在救助点,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最及时的救助。现在,救助点不只是设置在起点和终点,就连沿途也布置了移动式除颤器等急救设备和应急人员。”

加强赛时的急救力量,这也是Baggish的观点。在他的研究中,59个心脏病例中只有17人存活,比例只有29%。在平时的场合,在到达医院前,心脏病突发的生还概率往往只有8%,因为病人很难获得及时的人工心肺复苏等急救处理。为了提高患者生存率,他协助波士顿马拉松组委者,在赛前的博览会中设立了急救速成培训。如果人们对急救常识和技术有了大概的了解,当身边出现紧急情况时,正确的施以援手还是有望减少死亡事故的。他希望这些有益的作法能够覆盖更多的赛事。

尽管Baggish的研究展示了马拉松的死亡事故率是如此之低,但这项研究和那些报纸大标题一样,都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坏的结果上。但更重要的是,客观的展示跑步的益处和风险。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Califonia)的流行病专家Paul Willams进行了有关的研究。在过去的20年里,Willams追踪了10万名跑者,记录他们的健康、训练、生活方式,以进行分类研究。这项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

35402名跑者在7.7年中,心脏病、心绞痛与搭桥手术会随着每周多跑一公里而下降。每天平均跑9公里者,患有致命或非致命心脏疾病的概率要比每天平均只跑3公里的人低26%,罹患心绞痛的概率,要低65%。跑量越大,患心脏病的概率越低。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跑步能够让你彻底远离心脏病。高龄、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吸烟以及由家族心脏病史的跑者,仍然要提高警惕,特别是当身体出现异样的感觉等警告信号时。


跑步运动平板测试:发现潜在的心脏风险

滑铁卢大学(Waterloo University)的内科教授Rich Hughson说:“如果出现从未经历过的胸部疼痛等不适,必须去看医生,而不是忍着痛苦继续‘坚持’。带着心脏隐患上路,必然凶多吉少。”

Baggish建议跑者,特别是老年男性,对下列情形提高警惕。起跑时出现但逐渐消退的胸口烧灼感(容易被误认为食物反流而忽略),并且这种感觉反复出现;呼吸比原来想象的费劲;以及持续的罕见疲劳。当然,这些情况不见得必然是心脏问题的先兆,但如果反复出现,就应该提高警惕,去看医生。

对于那些计划开始跑步的观望者,还有一个更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如果不去跑步,会有什么健康风险?这些风险几乎在报章头条上看不到,但是,根据Williams的研究,它们确确实实是存在的;并且,跑步的风险与不跑步的风险相比,前者最多算是小人国公民。研究结果表明,如果你能够循序渐渐的开始跑步,逐渐的增加训练强度,并且重视身体感觉和医生的指导建议,那么,最好的保护心脏方法,就是试着去跑步。

执笔:赵小钊

我要评论:
更多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