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从甜品师到极限摄影,他比户外人还户外

by: 8264 2017/11/4 18:46:56

想飞上天,

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

极限摄影

当我们耽于日常生活的,

舒适和安逸时,

世界上某个角落,

总有人在追寻,

超越自己的快乐。


四年前的某一天,

刘江正在三亚,

某个酒店的厨房里,

专心雕刻着甜点。

一束光打在他脸上,

照出他内心的躁动与不安。

“我为什么不能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呢?”,在做甜点师的第四年,他感到了一种与人群隔绝的寂寞。


跳跃、翻转,

从小就有一个,

“武侠梦”的刘江,

开始每天下班后,

在厨房后门练习跑酷。

非常偶然,

红牛的一位总监,

看到了刘江,

剪辑的跑酷视频。

开始邀请刘江专门为他们拍摄。

于是,甜点师变成了极限运动导演。



跟运动员一起,

跋山涉水,

翻滚、腾挪,

刘江觉得终于找到,

自己喜爱的工作。

此刻,他的心是热的。


刘江并非科班出身,

为了恶补专业知识,

他每天一睁眼,

就要看十部短片。

三年多时间,

他看了一万部纪录片。

“每天都有一种危机感,睡个懒觉就感觉比别人慢了,每天都有学不完的知识在等着我。”刘江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

2012年,刘江成立了,

公牛体育影视。

中国第一家极限运动摄影团队。

然而,选择了这份工作,

就选择了与危险长伴,

不仅要面临各种严酷的自然环境,

还要背着沉重的行李,

和运动员做同样危险的动作。

“极限运动摄影师在全世界不超过一万,其中每年都有十几人在拍摄过程中意外死亡。”


2014年,刘江带领团队,

在云南昭通拍摄,

“亚洲技术最好的翼装飞行员”,

张树鹏的低空峡谷飞行。

摄影师不得不,

攀在悬崖上进行录制。


为了捕捉运动员,

最精彩的瞬间,

他们需要背着沉重的设备,

不断地变换角度,

一不小心就有坠落的危险。

但是最后,凭着专业和用心,刘江团队还是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他们摄制的视频在优酷上获得超过13万的点击量。


2016年,为了拍摄一个中国人,

徒步北极的纪录片。

刘江代领自己的团队第一次,

进入北极。

零下40度,

深入北极圈1000公里,

他们需要,

徒步行走110公里,

13天。



趴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刘江穿了7双袜子,

依然觉得很冷。

很多队员的手都被冻伤。


除了严寒,

在北极圈里,

他们还要随时警惕,

北极熊的攻击。


上过冰川,

刘江也带领团队,

下过火焰山。


在吐鲁番盆地的,

火焰山拍摄时,

地表温度高达70度,

刘江被烤得,

满脸蜕皮。

拍摄结束,

成员们都热得,

近乎虚脱。

褪去极限运动的光彩,

他们此刻只是疲惫的旅人。



这是一个平均年龄,

只有26岁的团队。

他们大都是,

极限运动员出身。


因为除了热爱和耐力,

一名极限摄影师必须要了解,

运动的轨迹、张力,

和运动员的心理。

懂得拍什么和不拍什么。



做自己喜欢的事,

会上瘾。

尽管又危险又累,

刘江和他的队友们,

从来没想过放弃。

相反,他们拍出了,

很多优秀的作品。

山地摩托。

高山滑雪。

峡谷漂流。


2013年,

刘江团队拍摄的作品,

入围班夫山地电影节。

还美国国家地理一起,

合作拍摄纪录片。

刘江说,

极限运动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相信他的未来,

还有更多可能。

从厨师到导演,

这或许正是极限精神,

要告诉我们的。

我要评论:
更多
找回密码
登录
免费注册 开启您精彩的跑步人生!